<address id="dfnjb"></address>
            <address id="dfnjb"></address>

              <sub id="dfnjb"></sub><address id="dfnjb"><nobr id="dfnjb"><nobr id="dfnjb"></nobr></nobr></address><form id="dfnjb"></form>

              <address id="dfnjb"></address>

                  主頁海天散文天涯旅人
                  文章內容頁

                  那一刻,世界是寂靜的

                1. 作者: 九滿
                2. 來源: 古榕樹下
                3. 發表于2020-06-17
                4. 閱讀161002
                5.   一個微寒的夜晚,我踏上了從廣州開往長沙的火車。

                    我坐在窗邊的座位上看雜志。車廂里彌漫著古舊的寂寞氣息,大家都不說話,或伏案瞌睡,或低頭沉思。那神情,像是在這趟列車上坐了三十年,不曾下去過。

                    火車突然慢了下來,顯然進入了一個中途站,我把窗簾微微拉開,看見窗外“源潭”兩個大字。

                    很小的一個站臺。幾顆不知名的喬木,挺直著腰身,像是在給小站站崗;幾個兜售小商品和特色小吃的小販已經收拾停當了他們的貨物,準備收工回家,見到我們,低垂惺忪的雙眼,都懶得再招呼一聲,在一盞盞昏暗的燈光下讓人覺得恍惚。

                    小站外面就是陡峭的山溝,如果誰在路邊一個疏忽掉下去,準沒命。我們眼里的風景,哪一處不隱藏著危險?想想我們的人生也是如此,看起來四平八穩的日子,不知哪天一聲驚雷!

                    從車窗向外遠望,看見一座小橋,小橋底下的水那樣安靜地流,不出一點聲音,像是一個聽話的小學生。我還看見對面山上幾處小小的、昏黃的燈火,小心翼翼又滿懷信心地嵌在半山上。但是,如果從這里走過去,不知需要走多久?要經歷怎樣的困難?實際距離或許還要超出我的想象。生活平靜而又單調。日子仿佛停止了,不像是一條河,更像是一口井……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看見掛在天上的一片星星。它們出現得很突兀,仿佛一下子從天空里蹦出來掛在那里的,那么大,那么亮,十萬光明就這樣灑下人間處處,卻又這樣無聲無息,沒有驚擾。它們的光把黑漆漆的天空映藍了,黑里的藍,黑上面的藍。我的心猛地顫抖起來,像被沒有預計的愛情突然封住了嘴巴。我的居住地廣州,也是可以看到星星的,在我家陽臺上就能夠看見它們,但我已經很久沒有在陽臺上看星星了。一個個夜晚,我耽擱于手機里的花邊新聞,耽擱于對文字的自我圍困,也耽擱于對一些不可得的感情的糾纏……

                    但是此刻,在這崇山峻嶺之間,在這與家阻隔了千山萬水的火車上,我欣喜地看到這么多、這么亮的星星。我幾乎感覺到星光的流動,它們互相交匯又默默無言。我在這些不知名字的星星的映照下,幾乎屏住了呼吸——我的一次呼吸就像是一次破壞,如果這個時候我說一句話,那幾乎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也幸虧我身邊沒有可以說話的人。

                    大地沉睡了,山林沉睡了,野兔、山貓也進入了夢鄉……

                    這一刻,我是寂靜的,世界是寂靜的。身邊的人變得無關緊要:我不在乎他們怎樣看我,也不在意我臉上的表情是不是讓他們覺得奇怪——這些,仿佛成了一個生命體系中最可以忽視的東西,但是,我曾經那么在意。我不祈求同類,也不希望被理解,可我竟然還是那么在意過,這實在是一件悲傷的事情。

                    這星空,這大山,把一列火車丟在這里,如此隨意。

                    火車上,即使戴著光環的人,也同樣被遮蔽在大自然的雄偉里。想想,不出幾十年,這些人,包括我,將無一例外地化作塵土,但是,大山還在,從大山上看到的星空還在。想到這里,我感到喜悅,一種永恒的感覺模模糊糊地爬遍全身。而我,我受到過的委屈,或正在承受的虛無,也將化為塵土。我心里有無邊的歡喜和寧靜,可是說不出來,仿佛置身于一個充滿愛與安寧的美好世界里,一個幸福可以綿延到地老天荒的童話里。

                    我們向往榮譽、地位、金錢,這些都是枷鎖,是我們自愿戴上的枷鎖,也是我們和生活交換一點溫暖的條件,是我們在必然地失去之前的游戲。枷鎖在體內溪水一樣淙淙。山川千年萬年,而人生須臾。在荒僻的深山里,數人煙稀稀,才明白人不過是萬物里的一粒塵芥,多少癡心都可以收收了,心一空,心就清了。

                    火車停的時間不長,但是望星空已經足夠了。能看到這樣的星空,真好!

                    當然,星空一直在那里,是我們自己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我們在一次次的跋涉里不知道自己的去向,后來也忘記了自己的來處,但是去向和來處都還在,它們不會消失,只差一個轉身就能看見。想到這里,溫暖漸漸覆蓋了內心的荒涼。

                    火車再度啟動,我與“源潭”告別。放眼望去,夜色下的“源潭”,更像一襲青衫的書生,以大山作衫,以星空為袖,正拱手相送。

                    夜雖然黑,山巒的形狀卻異樣地篤定而清晰,星星般的燈火在無言的樹叢里閃爍。驀然有白霧似的光流瀉過來,那是另外一列夜行的火車,由北往南駛來,和我們在沉沉的夜色里擦身而過。

                    坐在我對面的乘客,忽隱忽現的光,落在他們蒼茫的臉上。

                    本文標題:那一刻,世界是寂靜的

                    本文鏈接:http://www.china-mellow.com/content/327429.html

                    • 評論
                    4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欧美 亚洲 图 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