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fnjb"></address>
            <address id="dfnjb"></address>

              <sub id="dfnjb"></sub><address id="dfnjb"><nobr id="dfnjb"><nobr id="dfnjb"></nobr></nobr></address><form id="dfnjb"></form>

              <address id="dfnjb"></address>

                  主頁文學小說小小說
                  文章內容頁

                  逛街

                1. 作者: 末文
                2. 來源: 古榕樹下
                3. 發表于2020-07-02
                4. 閱讀177628
                5.   要沉住氣,控制情緒,難得有時間陪妻子逛街,得有點涵養。理智在三番五次地提醒著我。

                    好歹地下車庫里有燈光,我將韓少功先生的小說《月蘭》讀完了。被故事情節深深地折服著,回味著,感動著,也沒感覺時間太長,看完了以后才察覺眼眶子有些疼。那篇小說的內容是永遠忘不了的啦。我車上經常是放書的,預備著等她時看書消磨時間。

                    時間也太長了吧!心理預期是等半小時。無奈,沒法催促,她逛街從來不帶手機的,說是亂糟糟的環境里影響聽力,我帶著就行。

                    兩個小時過去了。

                    她可能又選別的商品了?累的眼疼,書是不能再看了。瞇眼仰躺在車座子上,思維開始游離。把自己等人的經歷過一遍?好,慢慢來。記得等人時間最長的是那一回單位里分年貨,我們兩個在現場等著車來拉,結果車被領導派去了別處,我們干等了一下午,渾身凍的沒一絲熱乎氣。

                    差不多一個小時又過去了。

                    現在各個家庭里都在抱怨錢都讓女主人花了,可沒聽到有人抱怨時間都讓她們打發了。看來啊,物欲橫流的時代都沒拿時間當回事。

                    其實,控制一個人最牢的是支配本該屬于他的時間。

                    再把可愛的兒子的童年過一遍?好吧。腦海里開始放電影,一樁接一樁。兒子6歲時,我們一家三口去爬泰山,我抱著兒子背著行李走在前面,讓她空身人走在后面,捱到南天門,左等不見右等不來,等了也得兩個小時吧。“嗨,恁倆一直在這里等啊!”身后傳來了她的驚呼聲。誰知她自己早已去了玉皇頂并返回(我們若挪了地方,就找不到了)。說是以為我們一直在前頭呢,她就緊趕慢追。此事特別不吉利的,這么著,兒子8歲時我們又專門補爬了一次泰山。那個時候情有可原的,因為沒有手機。不得不承認,女人這東西有時候是真沒腦子。

                    時間在一秒一秒地走。老天爺,這時候時間已經不再按秒,度日如年了。難道她在上面等我?不可能,我告訴過她去車上等了啊。我把在超市里買好的一大堆東西吃力地提到車上,讓她空身人再轉轉的。要不開車出去?那地方不能停車,只能即停即走。先開出去再說了。

                    “你用時也太久了,累死我了!”“出來一輛不是,出來一輛不是,這要等到什么時候!”“要是會開車我才不用你呢,下回打的也不用你了,簡直廢物一個!”我聽到了連珠炮。她背著小包,一手提著一個大大的購物袋,購物袋的尺寸超過了她的腰圍,使整個人幾乎呈品字形。我在車庫里看書兩個小時,加走神約一小時,再加生氣埋怨接近半個小時。她說她逛了不到一個小時,在車庫出口(商店門口)處站了得有兩個小時!她累的腰酸背痛肩膀疼腳脖子疼膀胱疼。我氣得胃疼牙根子疼脖棱梗子疼眼眶子疼。也不能全怪她,女人的思維里經常有短路的地方。“先上車吧。”這時候反駁,勢必沒完沒了,僅態度問題就夠我受的。先上車把她窩盤住,再慢慢消解,在外面大呼小叫,男爺們的臉面上掛不住。

                    一個在地下車庫等,一個在上面等;一個以為她會下來,一個以為他會開車上來。兩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實際是,她站著等,我坐在車里等,不公平的。

                    “好女人有創造好丈夫的天才。”這是巴爾扎克說的。

                    “我給你說好了在地下室等著的”;“那里空氣不好,我尋思你會開上來”。她沒好拉氣地回著。我知道她何時出來呢?抱怨丈夫是妻子解決問題最有效最省時省力又省心的辦法。

                    “膀子都快掉下來了。腳脖子疼就是上一回等你落下的毛病”。 她確實累的夠嗆。這種情況,她都得把氣撒在我身上,要不就白受罪了。平靜的心里雖然還有波動,但已全是她的節奏,她淹沒了我的漣漪。每次都是這個結局。在妻子的一派派暴風驟雨般的呶呶不休中我們進了家門。

                    面對家里熟悉的舞臺,表演方式自然也就豐富多彩了。

                    “不行,我出不了氣,得打你兩拳。”巴數是第一招,這是她的第二招。我把左側肩髀遞給她,打了五六拳,每次她打前,我會提前收緊肌肉,年輕時我練過健美,肌肉塊很大,她的拳幾乎都是彈回去的,我裝扮著疼痛,其實打的挺舒服。估計她心里有數,說是打這里打不疼,“不行你提前提備了,我的手反而疼了”,于是要求打我脖子或者后背的,這么著,又聽到了噗通噗通的捶打聲。人交往語言應當是第一棒,有時候從眼睛里也能夠讀出語言來。接下來的一棒或許就是皮膚了。任何場合的交往都是有恰當距離的,彼此都感覺舒適的恰如其分的距離,近了距離不夠,遠了會接觸不良。與生氣的妻子的交流就得把握好了,最起碼那隨意的一拳一腳夠不到才好,而事實上挨一腳比挨巴數舒服多了。

                    小烏龜爬到了腳下,我用拖鞋按了按她的頭,她慢慢的縮了回去,隨后她又伸頭吻了我的腳,我的氣消了。龜年疏懶。大凡急性子,都要養只烏龜的,她教我學會了慢。

                    仔細想來,女人這東西她想生氣的時候不讓她生氣,就像她想叨叨卻不讓她張口,難以收拾的。早晨洗臉時,不小心耳朵里灌進了水,一動一咕嚕,人格外煩躁。得把水蒸發出來才會不再咕嚕。她的叨叨也是一樣。叨叨的間隙里她的眼睛看過來,我討好似的想和她對光,她卻用力狠勁的一眨,眼瞼幾乎要反過來的那種,表示對我的鄙視與不屑。此刻,我已是人間惆悵客。

                    “當初追我的人那么多,有城里干部家的,有有錢的,有名牌大學的,跟了誰著也比你強,要一樣沒一樣,脾氣好點也行啊,沒有能起你的,啥本事也沒有,還?的叨叨地(方言,?讀kou,說話很兇的意思)!”她在豐富著她的聯想。我頭有些大。編派我是她的第三招。我在極力壓服著自己。心想人家的妻子也肯定都這樣啊,都是女人嘛。做丈夫就得心安理得地接受妻子的批評教育,心里面似乎有了些平衡。聽女人叨叨好像變成了一種幸福,因為妻子若叨叨別人,那可能是世上所有丈夫的最大苦惱了。

                    小烏龜咳嗽了一聲。

                    “你先把地擦擦。”她叫我了。“三思而行”?別急,先不答應,裝著沒聽見,這樣可能就不犯頂撞的錯誤了。我的眼睛大,她的眼睛小,平時經常大眼瞪小眼,多數時候都相安無事,有時嫌我說話聲音太大,嚇著她了。“讓你擦地!”她又喊了一聲,我給她加了個嘆號。著急就是吃虧。我抬頭往左右看了看,哪里的動靜?自己裝扮著沒事人似的。“聽不見啊!”又傳來了一聲,這回她自己帶了嘆號。我才待回頭看看,結果,耳朵已被扭在了手里。支使我干家務活是她的第四招。有時她也假裝生氣,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干家務活。我擦著地,她一步不離地跟在我的身后,像旁犁地的耕牛,繼續聲情并茂地修理著。女人是上帝派來管男人的使者,那作為丈夫就得服從妻子的管理了,否則是對上帝的大不敬。男爺們有時會不服氣,但仔細想想,還真是這么回事,為了一句兩句的嘴官司最后卻鬧到上帝那里去,不值得也大不敬。

                    “買電視的事你才老實了幾天我說的話你什么時候才能牢記你什么時候才能長進長記性什么時候才能利利索索……”此刻妻子成了唐僧,那是我的緊箍咒語。后邊那些是我粗略整理的,因為叨叨的實在太快,只記住了大概。她說了一大串,我就記住了“買電視”那事。兩年前,家里的電視壞了,因為馬上要搬進大房子了,我主張買臺大的,別再費二遍事;她堅持買小的先看著,搬家后再買大的。無奈只好按她的指示來。結果買大電視時,價格降得厲害,等于同樣的錢買了一大一小、樓上樓下各一臺。不得不佩服她的直覺。此事我消停了不短時間。也真真的認識到老婆確是個好東西,給我生了孩子,又幫我節省著錢,還規范約束著我的行為。在外要聽黨的話,在家里應當聽老婆的話了。不得不承認,男人的諸多小毛病都是讓老婆給整改的,一遍不行兩遍,一直聒煩著,自己能不改嘛。

                    “我不做飯了!”我使出了我的第一招。“好了,不說你了,你做飯去吧”。一招反擊她的勁頭就不那么足了。功不唐捐,我做的飯菜越來越可口了。“也就是沒辦法,你炒的菜照著我差遠了,將就著吃吧,和你這種人生活久了,也沒好沒歹了”。下了力不可能落好。女人的辯解理由,就像從茶壺里往外倒水,總會有那么幾滴。大地心平氣和地厚載著一切,且永遠年輕,妻子永遠年輕不可能,只好讓她永遠正確了。

                    小烏龜又咕噠咕噠爬了過來,并吻了我的腳。有時我會拿小烏龜與妻子做比較,小烏龜每周吃一兩肉,一年吃不了五斤肉,卻與我相依相偎。而妻子得到的是我的全部工資,卻仍舊嫌好道歹。在心里編派她,拿她與小烏龜作比較是我的第二招。她要拿我與小烏龜做比較會得出什么結論呢?我的飯量可比小烏龜大100倍啊。哦,老天,我不敢再想。因此,第二招是秘密進行的,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有時想想也能出氣,在心里面一直構思著、排演著,直到讓她出了洋相,被她聒噪的要命想象著踹她一腳或者讓西瓜皮滑她個仰八叉,自己就得勝回朝了。自己有時會控制不住的自鳴得意的笑起來,她會追問笑的什么,肯定得顧左右而言他了。那么,小烏龜若是拿我們倆與它自己做比較會得出什么結論呢?主人喜歡折騰?人類長舌頭就是用來吵架的呢?像我這樣吃飽了趴著不動不是很好嗎?吃飽了趴著就是小康,曬著太陽趴著就是富豪了呀!

                    女人不叨叨,就像鳥兒沒有了叫聲,那一聲聲的啁啾是自然界里最美妙的音符。小鳥依人是男人的最愛。養鳥為了聽叫聲,那娶媳婦就是為了聽叨叨嘛。她說話比燕子還快,我說話有時比青蛙還慢,因此只好任憑她雨打芭蕉。但有時我會震破鼓膜似的哼哧一句。換來的是一時甚至一兩天的家庭沉默,隨后是一天一周一月一年甚至好多年沒完沒了的反擊。這么著,我得出了結論,對妻子發火是“整存零取”,自己受不了了扛不住了一股腦兒發到她身上,先讓自己輕松下來,然后再接受她一年四季的刮風下雨,也不妨是一種上策。

                    從妻子一句一句的巴數里能品出活生生的氣息。當然,不能活生生的讓她給氣死了。該出絕招了。我拿起了我的鞋子。

                    “哎呀,俺改了,你厲害,你厲害!”

                    我朝她的衣架走了兩步,她急忙急的拽我胳膊,“饒了我吧饒了我吧!”氣焰已滅,像猛然間被人採住了辮子。我把鞋子放回原處,又空身人朝她的衣架走去。

                    “俺改了俺改了!”她求告著;

                    “我說了不算?”得再加把火。

                    “這個家里還是你厲害,你說了算”。她有點像綿羊了。

                    “我不怕某些人盡著嘚瑟”,我在乘勝追擊。

                    “行了行了,你快去洗洗手吧,打兩遍肥皂。”她求告著。

                    我洗了手,身上算是干凈了,她警惕的神經才松弛下來。丈夫都得有絕活。不要多,一到兩招即可,要么能掙錢要么能吃氣要么會說捋話要么有反制措施,一招讓她就范最好,要不然真就廢物一個了。

                    “每次都是用這戶小辦法,算什么本事!”她仍舊叨叨,但口氣、火力已大不如前,不拿出絕活來沒個完。“把你潔癖的毛病改了不就行了嘛”。她改不了,因此我的絕活始終會有效。這變成了我們家的壓軸大戲。以前家里有個觀眾,兒子在家時,總在一旁咯咯笑,現在兒子去外地工作了,我們只好自編自演自娛自樂了。有時我會對兒子說你媽媽對我的打壓你看不見嗎,說句公道話,對我有好處,對家庭也有好處啊!妻子告狀更是經常了,“你爸爸凈惹我生氣,媽媽辛辛苦苦養你這么大了也不管管他!”“退下!”兒子不納諫。這么著,我們就不帶喏字的遵旨退下了。

                    在我們家里,唯小烏龜是達標的“五好成員”。

                    若妻子打分,我當然倒數第一了。

                    有時我想,女人叨叨就像她飯后的零食,不可或缺地滋養著她的身體。不讓她吃零嘴,那三餐就得飽食,用不了多久就會體態臃腫面目全非了,誰人喜歡看?要想她身體各部位都減少些脂肪的比率,就讓她吃零食吧。

                    平生衣祿隨緣度,一日和婉一日仙。

                    窗子里摜進了最柔和的微風,微風里面講著我們過去的故事。只要學會開窗子,微風會一直無私無償勻和地刮進來的,陪我們度過命里注定的每一個日子,迎接和煦煦的未來。

                    次日,我查看了她的購物小票,支付時間是某日16時12分39秒,這么算來,她提著兩個大兜,站了足足有100分鐘;又重新去步量了那段路,從商店出口到地下室車位共137步,另加26級臺階。

                    本文標題:逛街

                    本文鏈接:http://www.china-mellow.com/content/327898.html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欧美 亚洲 图 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