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fnjb"></address>
            <address id="dfnjb"></address>

              <sub id="dfnjb"></sub><address id="dfnjb"><nobr id="dfnjb"><nobr id="dfnjb"></nobr></nobr></address><form id="dfnjb"></form>

              <address id="dfnjb"></address>

                  主頁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內容頁

                  一襲紅衣

                1. 作者: 銀木森
                2. 來源: 古榕樹下
                3. 發表于2020-08-31
                4. 閱讀236498
                5.   天空高遠,細水長流,立于山之巔的楓葉隨風而動,空曠的雙眸,一眼望穿千年,前世的等待,都淹沒在江南煙雨中。

                    煙雨朦朧,一把油紙傘,遮住了多少輕聲訴語,秋風瑟瑟,一襲紅衣,看盡了多少江湖紛爭,我們的發絲都凌亂在了這些雨和這些風中。

                    一曲離人歌道盡了哀思衷腸,梧桐葉,芭蕉雨,散落了一地的無奈悵惘。清清涼涼的夜,注定了離人的孤獨,月上高樓,獨留一聲嘆息,天涯何處是相逢。我們都太任性,就這樣固執的不給對方留一點余地。

                    梅花開,開幾度,度春風,風無意,在那經年不知時,夜里曉風幾度愁煞人。望閣樓,明月不知幾時掛眉梢,舉杯共舞到月明,只留空影,一身孤傲,無處訴說滿地凄涼。

                    輕聲細語,琵琶緩緩而來,你的紅衣染紅了這山中的楓林,飄揚的青絲,你眉如黛,唇似朱砂,芊芊玉手奏著這曲離人歌,不經意間,你的淚已濕潤了你的琵琶。

                    都說離別是最讓人心疼的,可離別只有留下來的人才是最悲戚的,無奈又傷心的看著人來人去,不知再重逢是何時,而有的人,也許,這一輩子都不會再見。我們的傷感也只有我們自己對自己訴說,一轉眼,已過了不知幾個春秋。

                    你在等待著誰,又在向誰訴說著離思,你的一顰一笑,全都隨風而起,全都隨著這楓葉搖曳。等待,是最漫長的,你不屈的眼神,是我見過最凜冽、最堅定的。也許,你所遙望的正是你心的歸屬吧。

                    深秋的風格外的刺骨,你倚門而立,固執的在等待著離人的歸來。你一身的紅衣在這清冷的夜里顯得有些凌厲,窗前的竹林沙沙作響,似乎在替你訴說著某種情思,一切的寧靜隨著你眼角的濕潤全都隱藏在了這無盡的黑夜里。

                    曾幾何時,你也是意氣風發,風華絕代之人,在落入這凡塵之前,你也是孤傲的,清冷的。在歷經人世間的繁華和冷漠之后,你也變得決絕,變得不再是以前那個灑脫自在的人,你的紅衣也在這不斷重復的明日里逐漸失去了色彩。

                    你眼眸中的繁花,似乎只為一人綻放,在這不知幾個春秋的時間里,你眼里的光芒似乎也減少了許多。你看盡了春日百花的齊放,看盡了夏日荷花的嬌艷,看盡了秋日皎月的高寒,也看盡了冬日紅梅的孤傲,你一身的清冷,轉瞬間,這凡塵往事皆在你眼中成了空。

                    你依舊在楓林里奏著你的離人歌,你的紅衣依舊隨風而起,凌亂的發絲在風中肆意的飛揚,只見這楓林春秋的變幻,卻始終不見你離人的歸來。

                    本文標題:一襲紅衣

                    本文鏈接:http://www.china-mellow.com/content/330031.html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欧美 亚洲 图 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