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fnjb"></address>
            <address id="dfnjb"></address>

              <sub id="dfnjb"></sub><address id="dfnjb"><nobr id="dfnjb"><nobr id="dfnjb"></nobr></nobr></address><form id="dfnjb"></form>

              <address id="dfnjb"></address>

                  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苦果

                1. 作者: 倚欄聽風
                2. 來源: 古榕樹下
                3. 發表于2020-09-02
                4. 閱讀213405
                5.   我出生于1999年的夏末,聽說那天家里正在打谷場里碾麥子,奶奶騙5歲的哥哥說要到屋子里給他取蘋果,哥哥等啊等等啊等,奶奶還不拿蘋果來,等他終于等不住跑去屋子里找的時候我已經誕生了。

                    大約是6歲前的我長得特別胖,臉圓圓的肉肉的還有雙下巴,所以那時候村子里的長輩都叫我“田桂花”。我小時候性格很是活潑,聽村里的婆婆們說起我的時候總說我那時候很鬼,很喜歡跟著她們去住,還要讓她們給我梳頭,奶奶蒸了饅頭一定要給她們送幾個去,最重要的是我喜歡給她們洗茶罐罐,這些我都還有些許印象,那時候沒有手機,每天忙完農活吃完晚飯總是男人一堆女人一堆的圍坐在一起閑談,人和人之間的關系也很真誠樸實,我蒸好了饃拿你幾個,你拔了菜送我幾朵,今天你來我家吃肉,明晚我去你家喝酒,鄰里之間相互照應彼此信任。所以我也算是吃百家飯,被村里的爺爺奶奶共同養大的。

                    2007年的冬天,我因為大晚上和小伙伴兒去溜冰而腿摔骨折,早已忘記了那個年是怎么過的,只知道之后的小半年我只能在家養腿而不能上學,爺爺替我報了名領了書讓我自己在家學習,我記憶深刻的是那期間爸爸因為我哭著不喝藥而摔碎過杯子,爺爺幫我做過一對拄杖,媽媽抱著我去上廁所,后來我還可以在他們下地干活的時候拄著拐杖挖豬草……到期末考試的時候我終于可以正常走路了,我去學校考試,得了第三名。

                    2009年,我因為感冒引起了扁桃體發炎起泡,爺爺帶著我去鄉衛生院檢查,醫生說可以直接將泡泡扎破,后來扎了兩次泡泡變成了肉丁,本來一個小小的感冒變得嚴重而不得不住進縣醫院進行切除手術,我又一次離開學校住進醫院三四個月。爺爺給我梳頭發扎馬尾,陪著我去書店看書,初中文化水平的他還可以偶爾幫我輔導一下作業,在醫院里跑上跑下,那時候爺爺還年輕,我覺得他就是我的superman,可以擺平世界上一切困難。甚至因為那時候總有親戚朋友送來各種好吃的還有主治醫生對我特別好而哭的不肯出院。

                    2015年我中考,離一中的錄取線差了十幾分,那時候我是沒有想過我會考不上的,甚至很多老師和我的家長也這樣認為。每次爺爺去開家長會,他總是作為家長代表發言,老師跟他說我考一中肯定是沒問題的,我們也一直這樣相信著。直到離畢業還有三四個月的時候,我早戀了,和那個我曾偷偷喜歡了兩年的男孩在一起,每天晚上打電話聊天聊到睡去,第二天上課永遠睡不醒,成績開始直線下滑,老師開始輪流找我談話,可那時候多傻啊,覺得只要和喜歡的人在一起,上不上學又有什么意義呢。直到中考結束查分數的那天,那是第一次覺得這輩子就要完了,看著身邊的朋友同學分數都比我高,我慌了,躲在被窩里除了哭不知道還能怎樣。爺爺的身影也一下蒼老了許多,忙完地里的活他打電話給班主任問還有沒有什么辦法,后來很慶幸,因為錄取人數不夠分數線降了下來,我的分數剛好能進一中,只是從那一刻開始被貼上了“線下生”的標簽,我很慶幸但是也很痛苦,爺爺替我跑前跑后的打理一切,交錢,搬房子,整理床鋪……那種感覺就像重生一樣,不甘去二中,在一中又感覺自己很差,我能做的只有拼命學習,但盡管一直逼著自己,最終也還是沒能去到心心念念的城市。

                    2018年,我被省內一所二本院校錄取,爺爺非要去送我,我們坐了將近十個小時的火車,在凌晨三點多的時候到了那個城市,可是學校還進不去,因為人生地不熟,我們在學校附近找到一家24小時的牛肉面店等到天亮,爺爺陪著我報到,找宿舍,買生活用品,因為穿的鞋磨破了腳,他跑了幾條街去給我買鞋拿到我宿舍樓下,第二天他回去的時候來找我,叮囑了幾句轉身離開的時候,我看著他日漸佝僂的背和不再輕盈的步伐,忍不住掉眼淚,他總是這樣,假裝自己很厲害,從來不顯露自己的疲憊,那時候朋友同學見他總說他年輕看著像我爸,可只有我知道他這些年怎樣的越老越快。我長大的速度越來越追趕不上他老去的速度啊。

                    2020年暑假,我回家待了一天就住到城里姑姑家去考駕照,在第三次科三考試失敗后,我開始很懷疑自己,跟爺爺打電話說我不想考了,第二天一大早爺爺就坐車來了,安慰,鼓勵,最后又匆匆回家去忙著地里的莊稼。過了幾天我調整好心態又考了一次,過了。再回到家,爺爺仍忙碌的停不下來,地里的各種活兒,那天他做了大盤雞,我覺得吃著很幸福。好像一回到家,在外邊吃的所有苦看的所有臉色都不算事兒了,都會過去的,都會好起來的不是嗎?不管你將來漂到哪里,你的根永遠在這里,這里是你累了可以隨時棲息的港灣,也是你最強大的后盾。

                    今年我21歲,想來其實也沒吃過什么苦,此生有幸,受家人疼愛,朋友照顧,而不快樂的原因多數只是自己放大了一些小挫折罷了。

                    本文標題:苦果

                    本文鏈接:http://www.china-mellow.com/content/330106.html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欧美 亚洲 图 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