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fnjb"></address>
            <address id="dfnjb"></address>

              <sub id="dfnjb"></sub><address id="dfnjb"><nobr id="dfnjb"><nobr id="dfnjb"></nobr></nobr></address><form id="dfnjb"></form>

              <address id="dfnjb"></address>

                  主頁文學交流新手上路
                  文章內容頁

                  養個狗,試著接納另外一個生命

                1. 作者: 甲恕
                2. 來源: 古榕樹下
                3. 發表于2020-09-03
                4. 閱讀216989
                5.   前不久,同事突然心血來潮嚷我去瞅個新鮮玩意。好奇的隨了過去,推開宿舍門,房間里裹著一層灰塵膜,鞋襪衣褲老樣子,疲軟的坍塌在沙發上,“雍容華貴”地同我們免了招呼。敲開了燈,白熾的光亮灑在厚厚的白膩子墻上,頓時房間開闊了起來。同事掀開衛生間的推拉門,這時,方才曉得這“新鮮玩意兒”便是條狗了;


                    衛生間被一個小巧的鐵絲籠子及重重的兩坨小狗排泄物擠得臃腫起來了。一條像是潔白的雪面上裹了一層黃塵毛發的小狗映入眼簾,兩條前爪撐在地上,屁墩兒貼著衛生間的瓷磚蹲著悻悻地仰著脖子瞅著我們,不嚷也不嗚嚎,潦草而又孤獨且執著的“盯著”我們。“這是條兩個半月的拉布拉多幼犬,前幾天我們單位那誰來著,從網上買了的,你不知道,她那兒養了三條貓,就近兒又收養了個流浪貓,這狗買回來又不敢養了,索性托我照顧著,瞧,滿滿一大箱子狗糧和其他快遞,拆都沒拆一并送過來了,嘿,兩千多買的,這就送人,有錢,有錢!”


                    再細瞅瞅,前爪很厚實,耳朵不起勁的垂在腦袋兩側,眼角被淚水浸濕,眼角窩兩側的絨毛被裹出一種濕潤的臟。總之,一眼瞧去,還真討人喜的,我屬相也是狗,打小總是搶外公家看果園的大狗養,對狗這種動物的喜愛,可以說與生俱來也不為過,摸了摸它的腦袋,細膩、輕巧,同拳頭一般大小。


                    “爪子倒是結實有力,據說小家伙是從網上買的,搭了兩天飛機,現在病懨懨的,又是拉稀又是咳嗽的,早上著急上班去,拆了包牛奶就走了,到現在也不喝,天曉得這萎靡不振的樣子和著瘦弱的小身板遭不遭的過去”小家伙仍是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兒。


                    但凡所有的生命關系,幾乎都可歸類為目的性的施舍或者回饋,例如親情、愛情、友情;但這些因素的前提條件,那必定是“因緣”二字,大致生命中匆匆而來的奔襲總歸是想來到某段“因緣”的身邊,同事見不得小狗排泄,犯惡心,自然問我想不想養,我于是當之無愧的成了小家伙的“因緣”戶。


                    再說說后來吧,小家伙也取名叫了“多魚”,洗完澡又是求醫問藥,再然后就是每天固定的喂飯鏟屎,這期間對我而言其他的變化倒是沒有,最不同且出彩的是開始有一個小生命與我相依為伴了,起先也僅把這項“事業”歸類于一項“附加題”吧,直到房間里的桌椅板凳慢慢出現窟窿,桌子上的茶杯偶爾丟掉幾個、豎著擺放好的花瓶東扭西歪,原本枯死的花枝根莖暴露在我開門瞬間的時候,我才發覺“麻煩了”。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令我驚喜的是我甚至開始期盼早點回去看著它肚皮滾滾的趴在舊衣物框子里打盹、咳嗽聲漸漸被酣聲掩蓋掉。我方覺愉悅,而這種叨擾的滿足,不同于以往所有興奮地慷慨陳詞,而是趨于平淡而充蔚的愉悅。我也將他劃分為自己愉悅程度的第一類。


                    我大概也如它一樣罷,孤獨的游蕩著,在一張朦朧的水域沼澤里盤桓,撩撥著周圍迷霧,眺望著在不遠處,實際卻遙遠的晨曦光芒;


                    “兩顆同樣孤獨的心扉相互仰望,關照。彼此互為依賴!

                    在濃重、瘙癢的盼望中?

                    數著時間算日子

                    一瘸一拐地奔向生命里微不足道的光

                    它,歪著頭等我觸摸它濕潤的鼻子

                    它,趴著臉等我揩去眼屎?并捋順眼角的波紋

                    它,摔了家伙事兒,分明是等著我去揍它

                    正好趁機逃竄

                    灰溜溜的等我玩捉迷藏?

                    它輕咬我的手指,溫柔的似乎不敢加多一份力量

                    用牙齒含著我的手指

                    稍加嗯哼

                    它便曉得自己含疼了

                    惺惺地

                    又不舍的舔舔”


                    本文標題:養個狗,試著接納另外一個生命

                    本文鏈接:http://www.china-mellow.com/content/330111.html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欧美 亚洲 图 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