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fnjb"></address>
            <address id="dfnjb"></address>

              <sub id="dfnjb"></sub><address id="dfnjb"><nobr id="dfnjb"><nobr id="dfnjb"></nobr></nobr></address><form id="dfnjb"></form>

              <address id="dfnjb"></address>

                  主頁海天散文天涯旅人
                  文章內容頁

                  黃水依依

                1. 作者: 青石板
                2. 來源: 古榕樹下
                3. 發表于2020-09-06
                4. 閱讀202788
                5.   1

                    輕風牽衣袖,
                    一步一回頭。

                    朝霞剛剛升起,我們一行幾人,已經自駕駛離黃水。

                    雖然昨晚,我已連連向黃水道別,包括向那一直盛開在黃水湖廣場邊的幾朵鮮艷的苕菊花。但此刻,真離開黃水了,還是滿心不舍。

                    車窗外,天上黃水閃過了,摩天輪閃過了,黃連之光雕塑閃過了,月亮湖的高堤也閃過了。

                    一陣陣清風,纏綿溫潤,在窗前招搖;一排排柳杉,靜默挺立,在路旁揮手。

                    我無法矯情的下車再向黃水道別,只有在心里,一遍一遍的低吟:

                    輕風牽衣袖,
                    一步一回頭。
                    山山嶺嶺喚我回,
                    一石一草把我留。
                    ……

                    2

                    記得二十幾天前,從永川來到黃水避暑,一下車,我便浴進金色的太陽。

                    太陽光是那樣強烈,以為要被它烤化,誰知道它卻似乎被冰鎮過的一樣,給我滿身的清涼,從身上涼爽到心底。如聽了一曲清歌,五臟六腑,無一處不伏貼;像吃了一顆人參果,無一個毛孔不清爽。

                    滿街是人,如魚游動在金色的水里。

                    隨著人流,走過賓館,走過餐館,走進街巷里的一大型超市。超市里也擠滿了人,有的買東,有的買西,大人叫:“別忘拿姥爺喜歡的面包”,小孩吼:“酸奶!我要!”

                    在擁擠著的人群里,我們買了牛奶,米、蛋、面,日常用品,隨著人群擠出來。接著又擠進了農貿市場。

                    黃水的農貿市場更大,蔬菜區、水果區、鮮肉區、水產區、干貨區、野生菌子區、鍋碗瓢盆刀刀叉叉區,應有盡有。我由不得驚詫,哪個小鎮的農貿市場會有如此之大?還有臘排骨、臘豬腳賣,黃燦燦的,叫人看了直咽口水。

                    有人買了臘排骨,賣主是個小妹,笑瞇瞇的,笑得很甜,哪個見了,都心情大好。

                    “來,給你切好!”

                    只見她,按了一下電鈕,一部小巧的切割機,便呲呲的轉動起來。她雙手拿起肉排,靈巧的塞進切割機的槽口,一陣“唧唧唧”,肉排便成了肉條,又一陣“喳喳喳”,肉條便成了肉塊。買主付了錢,接過包裝好的袋子,沉甸甸的,臨走還提起來,瞧了又瞧。從他心滿意足的神色,我已經聞到了排骨燉出來的臘香。

                    3

                    今夜的草原有雨
                    我就在氈房里等你
                    讓那些牛羊早些歸圈
                    炊煙是我約你來的消息

                    清晨,每當我在黃水湖邊散步,這首歌就在耳邊悠悠的響起。一群大媽、大哥在黃水湖東端平壩上迎著朝霞,欣然起舞。

                    湖邊步道上,環湖游動的人很多,有順時針的,有逆時針的,有三五成群的,有拖崽帶孫的,有甩手獨行的。似一道清泉在潺潺流淌,如一支五線譜在翩翩躍動。幾個跑步的男女青年,在人群中矯健的起伏,猶如“五線譜”中騰挪著的青春音符。

                    環湖,凡平坦寬闊的地段幾乎皆有人跳舞,才藝展演亭前,有人跳健身舞,節奏明快;湖邊廣場上,有人跳拉丁舞,舞姿妙曼;湖畔露臺上,有人跳廣場舞,旋律悠揚。

                    我漫步湖邊,聽陣陣歌聲悅耳,看只只“孔雀”開屏。

                    走了一圈,回到湖的東端,這里的大媽、大哥挺起了胸,昂起了頭,跨起了大步,雙手一前一后,一高一低,其舞姿與歌聲共同匯成一個心聲,令人甜進了心底:

                    把所有美麗全都點亮
                    窗口有我要敞開的秘密

                    4

                    黃水夠清涼了,走到海拔1900來米的大風堡,那就更清涼。

                    還在入口的臺階上,有人就裹緊被風刮起的單衣,很夸張的對他的同伴喊:“快點來,我都冷得受不了了!”

                    大風堡是黃水的四A景區,正因為山高風大命名。

                    跨上玻璃廊橋,風更大了,刮得頭發橫豎亂飛。本來就不怎么樣帥的模樣就變得有些丑了。怪不得別人都看到了遠處的十二花園姊妹,而我卻怎么看,也沒看到。興許十二姊妹瞥見我這副模樣,早已笑得扭過了頭去。

                    登上峰頂“凌空攬勝”,這峰堪稱“渝東第一峰”。

                    我置身于七曜山脈群山中,舉目遠眺。

                    眼前,哪里是重巒疊嶂?完全是蒼山如海,還卷起千重浪,滔滔滾滾,一直推向天際線。遠山隱入云中,云遮霧繞;天邊的云依山成山,山巒起伏。山乎?云乎?哪還分得清?我已云里霧里。

                    5

                    更壯觀的還有千野草場!

                    到了黃水,哪能不去千野草場?

                    千野草場,最有趣的居然不是草場,而是石林。

                    石林,不是林,而是坡,是怪石林立、溝壑縱橫的一匹坡。

                    更有趣的是,游客要上山頂,得自己從怪石中爬上坡去。

                    我開始攀巖爬石了,手腳并用,不,是四腳并用,此時的手已完全成了“腳”。四腳像狗似的,全趴在怪石上,一前一后的挪動。年輕的、年幼的爬得很快,一會兒就沖到我的前面,在我的頭上崛起一個屁股,一會兒屁股不見了,他已經登上山頂。

                    “啊,第一灣,長江第一灣!”山頂的人們吼起來了,吼聲興奮地向遠處的曠野一浪一浪擴散。

                    真的看見了,長江第一灣!

                    你看,腳下遠處低矮的山巒間,長江在那里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灣,然后略成S形,滔滔向東而去,在我們眼前留下了一幅萬里江天。

                    江岸邊,可見樓宇林立的忠縣縣城,山腳下,還有依山而建的小鎮,曠野上,星羅棋布著無數的田疇和房舍。此情此景,引人走進一首歌里:

                    一條大河波浪寬
                    風吹稻花香兩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聽慣了艄公的號子
                    看慣了船上的白帆
                    ……

                    6

                    在黃水,還有一個特殊的景區—畢茲卡綠宮。

                    一進入口,便是密密的柳杉林,柳杉高大挺拔筆直,走在里面,真如游覽綠色的宮殿。

                    綠宮里,游人如織。在密林里,坐著,躺著,打一會兒盹,玩一會兒手機,清坐、發神、打愣,呼吸著清新、略帶樹脂味的空氣,是多么愜意。

                    有人歡樂的唱起了歌,歌聲隨風在密林里盤旋穿插。

                    有人蹁躚的跳起舞,舞姿如彩鳳在綠宮里閃動雙翼。

                    據傳,綠宮的柳杉,是當年的知青一棵棵栽種的。我不由心生敬意:放眼柳杉林,滿園爛漫著青春。

                    7

                    下雨了!秋風秋雨漸漸涼,候鳥該回歸了。

                    湖邊,“今夜的草原有雨”的樂曲沒了,也不見了往日大媽、大哥那“我就在氈房里等你”的舞姿,舞場上已空無一人,只留下從柳杉林里漏下的幾縷陽光。

                    唯有釣者,還穩坐在湖邊,獨釣著清閑。

                    白云落在湖里,湖水無底深遠;湖水涵著白云,白云自得悠然。云倚著湖,湖擁著云,云水兩依依。

                    8

                    車越駛越遠,思緒還在黃水的日子里徘徊。

                    耳邊,清晰的聽見那小孩在叫“酸奶,我要!”

                    眼前,清晰的看見小妹在開動切割機,切割肉排。

                    我在黃水的時光,它卻溜走了。

                    我想:我的時光是被小妹的切割機,給切割了。不是切割成肉塊,而是切割成金色的碎片,又被一陣清風卷上藍天,然后在小鎮的上空一撒,飄入黃水的每一個角落,倏然就不見了。

                    轉瞬,我便從渝東高峰處的黃水回到了永川。

                    惜別黃水,我心依依。

                    二〇二〇年九月二日

                    本文標題:黃水依依

                    本文鏈接:http://www.china-mellow.com/content/330195.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欧美 亚洲 图 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