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fnjb"></address>
            <address id="dfnjb"></address>

              <sub id="dfnjb"></sub><address id="dfnjb"><nobr id="dfnjb"><nobr id="dfnjb"></nobr></nobr></address><form id="dfnjb"></form>

              <address id="dfnjb"></address>

                  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誰來伺候媽(27)

                1. 作者: 藍歐
                2. 來源: 古榕樹下
                3. 發表于2020-09-11
                4. 閱讀199853
                5.   傍晚,夕陽西下,太陽努力地把最后的余暉投向大地,投向天空,在金州灣上空勾勒出一幅絢爛多彩的畫面。媽媽透過醫院病房的玻璃窗看得津津有味,“育盛,你瞧,多么好啊!”媽媽不住地這樣說,高興得眼睛睜得老大。

                    病房里有三張病床,靠窗邊是一位75歲的腦梗患者,叫王翠蘭,她閨女名叫胡金萍,40多歲,她告訴我,她媽媽是因為消化道出血過來的,大小便均有血。王翠蘭戴著監護儀,瘦小的身體,顴骨腮骨突出,臉上沒有肉,面孔發黑,張著嘴巴,呲著難看的牙,嚇了我一跳。

                    媽媽特別喜歡和人交流,她跟金萍說:“我看你長得像電視劇里面的演員。”金萍手扶著病床的圍擋,轉過身來,摘下口罩,瞪著一雙大大的眼睛,讓我媽媽細細地端詳。“像張菊香!”我在一旁補充:“電視劇《當家的女人》”金萍抿著嘴笑,“我知道這部電視劇。”

                    金萍雇的老太太,個頭不高,一臉笑面。金萍說:“這是我姨。”其實這個人是家里保姆,負責看護王翠蘭的。

                    午后,我和媽媽研究,想請一個護工,晚上護理她,金萍聽到了,她說:“我就是一個人看我媽,已經三天三夜了,讓別人來伺候,我不放心。”我說:“你不是請了一個保姆,為什么晚上自己護理呢?”金萍說:“她只是白天負責給我媽換尿布,其他的活不用她。”金萍告訴我,保姆姓薛,在大街上以撿破爛為生,金萍可憐她,讓她照看她的媽媽,每個月開兩千五百塊錢工資。如果找一個全天伺候老人的保姆,得六千塊錢。

                    媽媽有個主意,給淑蓉打電話,能不能讓她陪護一宿?結果可想而知。媽媽說:“不想來,別拿外孫做謊。”金萍說:“我大姐也是這樣,每次都把孫子掛在嘴邊,成了不照顧老人的借口。”

                    晚上,媽媽的大便拉得滿床都是,我手足無措,跟金萍要了一個手套,把床單拿到水池里清洗。處理完以后,我出去買洗臉盆。媽媽讓金萍給淑蓉打電話,讓她對淑蓉說:你媽媽的大便拉床上了,沒有人管了。淑蓉在電話里面連忙答應來醫院。老奸巨猾的淑蓉立刻撥通了我的手機:“你怎么把媽媽扔醫院不管了?”淑蓉從來不要求其他弟弟妹妹照顧媽媽,一味地拽著我。更令人氣憤的是,淑蓉不但自己不陪護媽媽,還阻止弟弟和妹妹來醫院。媽媽只要有什么事找她,她總是推到我身上。

                    金萍一有空閑,就和我媽媽嘮家常。她說她媽媽的病是被她的弟弟胡金龍氣的,剛開始得病的時候,王翠蘭還能拄著小拐棍溜達,說些簡單的詞,后來越來越嚴重。金萍把她從黑龍江老家接過來治病,三年共花了十多萬元,不見好轉。我媽媽也給金萍講述了這次住院的經歷:原來是被淑美給氣的。那天晚上八點,淑美領著兒子小剛回娘家,門鑰匙怎么也打不開,“你們家換鎖了,給我門鑰匙也沒有用啊,我不要啦,我拿你們家鑰匙沒有用!”是的,淑美每個月的月初來家一次,像走過場,拿一箱牛奶什么的,放了屋里,給媽媽二百塊錢轉身就走。

                    這一次,小剛的部隊只給了兩天探親假,他兩年沒看姥姥,淑美硬要跟著他,怕他多花錢,怕他姥姥挑撥他。淑美每次都在這樣的場合下,翻出來陳年舊事來說:我把你家冰箱的東西,買的滿滿的,我曾經來給你們包了一鍋包子……淑美是來家算賬的,她坐下來,反反復復地說:“還有兩天就到九月份了,這二百塊錢是下個月的,你再別跟我要了。”娘倆見面沒有別的貼心的話嘮,只有錢、錢、錢,聽了叫人厭倦。

                    從前,小剛進屋看見我,都喊一嗓子“老舅”,臨走時也和我打招呼,可是現在被爹媽教育的,不搭理我。淑美坐了不一會兒就嚷著要走,臨走的時候對我說:“幫媽媽想著,二百塊錢是下個月的,提前一周給了,別再要啦!”

                    大剛買的是一盒蒙牛牛奶和核桃牛奶,還有四包月餅。事后,我一看月餅盒上面噴的碼:生產日期居然是六月二十日,可能是臨近保證期,便宜處理的。媽媽說:“在他們家放時間長了,吃不完,拿過來了。”過了一天,媽媽回味起淑美說的話,很生氣。我想勸她,也不知道從哪個角度解釋淑美的話,因為淑美不和媽媽通話,媽媽只好給淑蓉說,她罵了一通,氣的受不了,臉色不好了。放下電話,媽媽說:“我不憋得不行了,準備錢住院吧。”

                    淑惠接到消息,在星期天中午來到醫院。她從背包里拿出六個包子,“我一大早起來蒸包子,剛剛出鍋的。”我打開一看,哪里是剛蒸的,明明是放了好幾天了。淑惠拿出一包藥,“這藥價值二百塊錢。”說完,遞給我。我打開看了,她的藥連一百塊錢都不值,什么話都敢說。淑惠拿出兩條褲子,“這是給育盛,我剛從大龍身上扒下來的,買的時候花了150塊。”我穿上一看,大腿處有個破洞,再仔細看,還有一處劃破了。大龍一米九四,比我高一截,這褲子不可能是大龍的。這時候,淑惠拿出幾個蘋果,“我花了十五塊錢買的。”她解開袋子,拿出一個,“留一個蘋果,我道上吃。”媽媽接過來,從中挑兩個,準備送給金萍。淑惠急的臉紅了,“拿兩個給我孫子”邊說著邊上前搶。過了一會兒,淑惠的手機響了起來,是誰給她發微信。淑惠弄了一陣子手機,對我說:“把咱媽照顧好了,她每個月給你兩千塊錢生活費,她多活一天,就是你的福氣。”我知道淑惠坐不一會就走了,我說:“給咱媽洗一洗再走吧。”淑惠瞥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媽媽,“她湊合湊合吧,不洗啦。”淑惠起身的動靜,把媽媽驚醒了,媽媽對我說:“給你姐路費吧,老遠來的。”我說:“不給”,我回過頭看見淑惠已經站在門口,手里擺弄著口罩,看來,她想要,沒好意思開口。

                    我把淑惠送到門口,回到病房,看見媽媽正在擺弄著閨女給她的褲子,她用剪刀挑褲腰,金萍弄褲腿,“瞧,褲子那么埋汰,怎么不洗一洗拿過來,看,長嘎嘎了。”我在勸媽媽,等回家再整吧。只聽,媽媽在和金萍講淑惠的事情。有一次,媽媽在大連解放軍醫院住院,淑惠拖著一車舊衣服,有破棉襖、舊毛衣、破秋褲……金萍說:“你姐姐真有意思,每一件東西都報價。”我說:“姐姐鉆錢眼里面去了,就不想給媽媽贍養費,少拿一點是一點。”金萍說:“對老人,不能算計。敬老就像敬佛,是在積自己的福報。”媽媽說:“俺閨女像你那樣懂事就好了,你看你伺候老人累的,一宿都不合眼,不是擦屎就是擦尿。我走那么多醫院,看見你這樣的孝順孩子,我感動得稀里嘩啦的。”


                    本文標題:誰來伺候媽(27)

                    本文鏈接:http://www.china-mellow.com/content/330399.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欧美 亚洲 图 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