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fnjb"></address>
            <address id="dfnjb"></address>

              <sub id="dfnjb"></sub><address id="dfnjb"><nobr id="dfnjb"><nobr id="dfnjb"></nobr></nobr></address><form id="dfnjb"></form>

              <address id="dfnjb"></address>

                  •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11716/0
                    2021-04-16
                  • 在手機幾乎萬能的今天,照相幾乎成了家常便飯:隨時隨地隨處,幾乎隨心所欲。而在手機尚未問世的當年,照相卻幾乎是奢侈之舉,老百姓出游鮮有自帶相機的。記得九六年校慶,我們班(高六七級)返校的一二十人中,只有我一人帶有相機。物以稀為貴,這張攝于一九九二年的照片尤其…[瀏覽全文]

                  • 11869/2
                    2021-04-16
                  • 那年中考后,我們懷揣少年的夢想,帶著征服性的自信,滿懷對名校的向往,匯聚到省重點中學——南縣一中。寢室里,上鋪下鋪,共同搭建寢室文化;教室里,讀同一本書,寫同一個字,追求同一個夢想;有時為一道數學題爭得面紅耳赤,有時為一篇奇妙美文神采飛揚。共同度過人生中那…[瀏覽全文]

                  • 12716/2
                    2021-04-15
                  • 白眉校長的原名,早已模糊記不清了。我們稱他為白眉,是因為他的眉毛真的是灰白相間的,雖說白的不夠徹底,但是也看不見幾根黑色的了。他中等的身材,偏胖。豌豆狀的右臉上,有條斜斜的長刀疤。我們那時候,經常討論這條刀疤的成因,一直到現在都是個謎團。這也許就是最讓我們…[瀏覽全文]

                  • 12705/1
                    2021-04-15
                  • 月亮,自古寄托了世人多少善感的思緒,沉淀了多少無以昭示的心事,柔柔的清輝里,詩一樣的浪漫,云一樣的飄逸,夢一樣的曾經,都會在月圓的那一刻悄悄地裝滿溫潤的心曲。一直以來,每到中秋月圓時,望著天空一輪滿月,脈脈柔情似水,總有一份恬淡超然,一份飄著詩的夢幻,融入…[瀏覽全文]

                  • 35710/0
                    2021-04-12
                  • 十、徐剛被捕第二天清早,朝陽顯得有些朦朧,浮云急速地游動著,風一陣緊一陣,趕走了酷暑的悶熱,使人感到涼快。徐剛妻子買來豆漿、油條,叫他安心吃頓早餐。徐剛的父親同往常一樣去教辦上班,兩個孩子照樣上學,母親依然帶著小孫子在家,妻子收拾完家務,也到醫院去了,一切…[瀏覽全文]

                  • 35065/0
                    2021-04-12
                  • 九、驚雷炸樹1968年3月6日,吉林省革命委員會成立,主任為王淮湘【16軍政委】,徐剛擔任省革委會常委。徐剛原來是汽車廠研究所的技術員,在結合進省革委會的常委后,王淮湘對他說,你雖說三結合時是以工人代表的身份進入革委會的,但你終究是知識分子出身,你應該到工…[瀏覽全文]

                  • 35045/0
                    2021-04-12
                  • 八、又生亂子早上,太陽剛剛升起,天氣有點悶熱。吃完早餐,徐剛乘坐汽車,在10多位武裝人員的護衛下,從分廠回總廠。途徑和平大道過74棟招待所進入廠區時,一張張大字標語映入了徐剛的眼簾:瞎指揮部槍殺解放軍罪該萬死!誰把矛頭指向解放軍就沒有好下場!堅決把殺害解放…[瀏覽全文]

                  • 35701/0
                    2021-04-12
                  • 七、視察陣地會后,于師傅告訴徐剛,位于宋家洼子的設備修造分廠和車輪分廠的武器裝備精良,必要時可調動他們來支援和保護總廠。于師傅要徐剛他們到那里去看一看。徐剛覺得于師傅的主意很好,再說繞道那兩個分廠再回總廠也比較安全。但怎樣去那里,這回又得麻煩小吳了,因為總…[瀏覽全文]

                  • 35216/0
                    2021-04-12
                  • 六、艱難選擇1967年7月20日,武漢爆發了七二零事件,文化大革命進入了新的階段,各地造反派刮起了楸軍內一小撮,搶奪解放軍武器彈藥的狂潮,長春市兩派受其影響,武斗升級,進入使槍弄炮的階段。汽車廠的公社派,憑借著從部隊里搶來武器裝備,把省委黨校的紅二派打跑,…[瀏覽全文]

                  • 50186/0
                    2021-04-09
                  • 人啊,往往逃避自由似乎看到裊裊的熱煙,在我的茶杯邊沿冉冉繚繞,而現在,現在卻是真正的清明之后。更為真實的是,放眼那藍色的窗帷,及其一側及背后的光明,那巨大的光明,變幻著照亮我巨大的房間,于紅色地板的辦公室,一人,我一個人,這是多么難得的光陰和地獄呀,是我的…[瀏覽全文]

                  • 50035/0
                    2021-04-08
                  • 今天收拾行李準備搬家,忽然在一大堆書里,居然藏著幾本中師時候的《文選和寫作》、《漢語基礎知識》、《哲學》、《音樂》、《體育》等,書里還夾著幾張發黃的照片。這些書,可以說,歷盡磨難,我幾次搬家,書一次次的被賣掉,而這幾本書居然安然無恙的躺在這里,我為它們感到…[瀏覽全文]

                  • 50074/0
                    2021-04-08
                  • 老七是我認識的一個人,個子高高的,兩只眼睛也圓圓大大的,說起話來也慢條斯理不快不慢。老七他姓徐,他們一家有九姊妹,他占七,所以大家就叫他老七。與我在同一個公社當知青,雖然不在一個知青點且兩個知青點相隔十多華里路。但是因為是一個公社,所以除了公社“知青辦”開…[瀏覽全文]

                  • 50576/0
                    2021-04-08
                  • 當時光慢下來,秋天的氣息,已經步步逼近,我仿佛看到,那些綠了一季的法國梧桐,又要枯萎了,我仿佛聽到,樹葉把落地的飛舞,寫成一首詩,讀給空氣聽!時間過的很快,一年才開始,一年又行將結束,在這些年復年,日復日的旅途中,有你,多好!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一個…[瀏覽全文]

                  • 62692/0
                    2021-04-06
                  • 林杰很“杰出”在中央文革小組內,除了“大三”【指陳伯達、康生、江青】、“小三”【指王力、關鋒、戚本禹】外,還有一個人跳得特別高,這個人就是林杰。人們都說林杰在文革中很“杰出”。林杰文革前畢業于北師大中文系。后來去了【紅旗】雜志社,更不曾想經過幾年的磨練,竟…[瀏覽全文]

                  • 62323/0
                    2021-04-06
                  • 五、驚動三軍8時正,指揮部發出命令,攻擊即將開始。這時,一輛軍用吉普車風馳電制開到隊伍前面,車上跳下于師傅,他二話不說,拉上徐剛等指揮員上車,說xx軍軍部有重要會議,要紅二派前線指揮員全體到軍部開會。攻擊暫時停止。當徐剛等人走進軍部會議室時,里面傳來激烈的…[瀏覽全文]

                  • 63350/0
                    2021-04-06
                  • 四、工大武斗大雨過后,天氣仍然躁熱沉悶,但總算有了一點兒微風。月亮,帶著一輪水汪汪的暈環,透過微薄的云片,時隱時現。1967年7月27日,紅二派指揮部在省公安廳召開各造反派組織頭頭會議。徐剛、張福安、鮑殿元前往參加。會議先由作戰部負責人說明會議宗旨,他根據…[瀏覽全文]

                  • 61954/0
                    2021-04-06
                  • 三、俘虜之死正當徐剛為平息紅革會內亂而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另一個更令人震驚的事件發生了。午后,徐剛走進二總部大樓,聽到里面一片亂哄哄的爭吵聲。來到作戰部,電話聲、爭吵聲更為熱鬧。老鮑給徐剛騰出一張椅子,徐剛問:“你們吵什么?事情辦得怎樣?”老鮑本來是黑臉大漢…[瀏覽全文]

                  • 63156/0
                    2021-04-06
                  • 二、血腥武斗1967年2月下旬,吉林省長春市造反派分為兩大派,省紅革會和二總部為一派,統稱紅二派,長春公社和東方紅公社為一派,兩大派之間的武斗日益頻繁、激烈。6月15日下午4時,公社派數千人集中在市公安局門口,要求釋放公社派被捕人員,與公安局的紅二派發生沖…[瀏覽全文]

                  • 62748/0
                    2021-04-06
                  • 代價一、降服老羅夏末秋初的一個傍晚,天氣郁熱沉悶的出奇,使人感到筋肉都仿佛松弛開來了。烏云越聚越多,把星星兒都遮住了。遠處響了幾陣悶雷,這是大雨來臨前的預兆。在斯大林大道上,有位年青人在趕路,他的軍上衣已被汗水濕透了,但絲毫也沒有放慢腳步。他不時抬頭望一望…[瀏覽全文]

                  • 62561/0
                    2021-04-04
                  • 整理當年的筆記,一組“老鄉的趣事”把我帶回三十年前的故里。現在讀來竟像武陵人誤入桃花源一般!啊,那年、那山、那人……很希望將此感受與大家分享。特選錄于下。老鄉的趣事在我所居住的山溝里,廠里的工人都稱當地農民為老鄉。我廠位于偏遠的四川邊陲,方圓十里八里乃至幾…[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欧美 亚洲 图 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