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fnjb"></address>
            <address id="dfnjb"></address>

              <sub id="dfnjb"></sub><address id="dfnjb"><nobr id="dfnjb"><nobr id="dfnjb"></nobr></nobr></address><form id="dfnjb"></form>

              <address id="dfnjb"></address>

                  •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3393/1
                    2021-04-18
                  • ???二?一陣排山倒海的口號聲之后,黑眼鏡被推到前面。主持人大聲喝問:“反革命分子張犯,你知罪么?”所有的目光一齊射向他。“我沒罪。”黑眼鏡抬起頭,看了看人群,移動了一下雙腳,最初一剎那甚至露出膽怯的神情,這只是剎那間工夫。“老實交代,你為什么組織反革命集…[瀏覽全文]

                  • 10844/0
                    2021-04-17
                  • 第十二章太陽很早的就爬出了地平線。小草尖上的露珠在光芒的懷抱里輕盈的跳著。淘氣的就像小孩子的在扎巴著眼睛。風無力。輕的像蘆絮在佛著臉寵。原野的空氣透露出濕潤的草香花香的氣息。學校的操場上,一根筆直的旗桿上掛著一面很鮮艷的五星紅旗在空中迎風飄揚。路上有趕集的…[瀏覽全文]

                  • 11054/0
                    2021-04-16
                  • 我在看電視時,陶老師來串門:“怎么,又在看京劇《三打陶三春》?”我無奈笑道,“它老放呢,我只好老看哦。”“你不是在研究莎士比亞么?”“我那有什么資格研究莎士比亞,只不過教學需要,看了些莎士比亞戲劇。”“怎么樣,《三打陶三春》比得上莎士比亞的《威尼斯商人》么…[瀏覽全文]

                  • 12702/1
                    2021-04-14
                  • 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王春麗趕快從沙發上站起來,父母和孩子都還在睡午覺,能夠拿鑰匙開門的只有她的男人-馬晉!她剛走到門口,準備開門,馬晉已經把門打開了!他瀟灑地把鑰匙和黑色手拿包放在門口的鞋柜上面,他望了王春麗一眼,什么也沒有說,自顧自地從鞋柜里拿出了一雙看…[瀏覽全文]

                  • 12097/0
                    2021-04-14
                  • 幾乎年年泛濫的那條大河,讓這個村子的房前屋后以及農田地塊之間布滿了大大小小的水洼。水洼之間,有蛛網般寬窄不一的河道。藍四維的父親藍北方相繼娶過兩個媳婦,都早早的過世了,對于這個前妻唯一留下的后代的后代,他并不十分待見。藍北方并不抬頭看藍川,兀自坐在老屋前那…[瀏覽全文]

                  • 12174/0
                    2021-04-14
                  • 從藍四維老家來的一個遠房姑姑已在這里住了十幾天,一直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這讓藍川媽很是惱火,有一陣兒,她變得敏感多疑且脾氣暴躁。盛飯只盛四碗,洗碗時乒乒乓乓摔摔打打碟碗亂跳,見哥倆中的任何一個與那親戚講話,立即要求他到其他屋子學習。藍四維一口一口狂吸著從老家…[瀏覽全文]

                  • 12400/0
                    2021-04-14
                  • 對于整個國家來說,那一年,絕對是異乎尋常的一年。纏繞黑布的巨幅畫像懸掛在各處,廣播、廠礦、學校……無數遍播放著哀樂,所有的電影院、俱樂部、飯堂都布置成了靈堂。人們相擁而泣,臂懸黑紗,面現痛苦,相互訴說著悲痛。所有的生產和學習都停止了,一起追悼緬懷剛剛逝世的…[瀏覽全文]

                  • 12954/0
                    2021-04-14
                  • 卷二?《在特殊監獄里》第二部?在特殊監獄里??第二章??陪?綁??????????一?無軌電車向市里駛去,車上的乘客稀疏,座位大部分都空著。遲司令不許我坐著,他們坐在座位上,罰我站在身邊。車頂低,高帽高,大眼賊怕頂壞高帽,不讓我再戴在頭頂上了。我一手捧著高…[瀏覽全文]

                  • 12469/1
                    2021-04-14
                  • ??四?走過鐵道專用線,我貪婪地掃視周圍的情景,腳下的步子越來越小。一個月來,我除了參加俱樂部門前的批斗大會和那天晚上逃回家,再沒有走出過三樓單身宿舍一步。放眼望去,鐵道兩旁的甜菜儲存場已變成大片大片的菜地,種滿洋柿子、茄子、黃瓜等時令蔬菜。洋柿子紅嘟嘟,…[瀏覽全文]

                  • 12676/0
                    2021-04-14
                  • 三?每天,我都往門框劃上一條道道,上面的道道已密密麻麻。我被關在這間潮濕悶熱的小屋里,不敢開窗,不敢和盥洗室碰到的單身職工說話。沒有鐘表,沒有日歷,與世隔絕,幾乎沒有時間的概念,只知道太陽從東邊出來,熬過一天又落向西邊。我不清楚自己到底被囚禁多少日子了?遲…[瀏覽全文]

                  • 12446/0
                    2021-04-14
                  • 二?我判斷錯了。即使一個瘋子,也沒逃過造反派的魔爪。大眼賊因我的逃跑,弄巧成拙,失去造反派頭頭的信任,一直懷恨在心,想找機會報復我挽回顏面。他認為一定有李瘋子和母親暗中聯手,蓄謀已久,里應外合,我才在他眼皮子底下逃回家的。特別是他察覺我是從廁所的窗口跳出去…[瀏覽全文]

                  • 12630/0
                    2021-04-14
                  • 卷二?《在特殊監獄里》第二部?在特殊監獄里??第一章?李瘋子失蹤了??一????????我再次與世隔絕,與我做伴兒的仍舊是那個拉拉蛄。造反派們有時一天來幾次,有時幾天不見蹤影。每次他們打夠我都留下“作業”,勒令我反省罪行,下次再交代。我整天生活在提心吊膽之…[瀏覽全文]

                  • 12477/0
                    2021-04-14
                  • ??三?學校放暑假了,同學們都回家了。再沒有舉行過大會批斗,但“小會幫助”對我是家常便飯。我想母親已知道我再次落網了,造反派怕我和家人串供,不許送飯的姐姐妹妹見我。每次送的飯都必須留在單身宿舍傳達室,再由趕來審問我的紅衛兵捎進來,他們不來,就由值班的阿姨送…[瀏覽全文]

                  • 12671/0
                    2021-04-14
                  • 第十章時光里的碎碎花年少時的茶橦是個乖巧聽話興趣廣泛的女孩子,那時候的天空是稀薄透明的,仿佛一枝在春天細細碎碎開放的春桂,在山頂幽幽泛香。記憶里的春天似乎只有兩種天氣,陽光明媚和小雨淅瀝。春天的陽光像一個裝滿桃花的玻璃罐,春雨落在屋檐上,像灑落一地的眼淚,…[瀏覽全文]

                  • 12626/0
                    2021-04-14
                  • 第九章鎖與鑰匙茶橦先帶他去了米鋪,兩塊錢的米,想想又加了一塊錢,老板也很客氣。菜店五塊錢肉,一塊錢青菜。“你就這樣吃?”“沒有。這是一些農民工和工人吃的晚餐,他們五點多下班,下班路上就這樣帶食材做飯。我加了肉,他們基本上吃饅頭和白面餅。我用十塊錢,也可以給…[瀏覽全文]

                  • 13111/0
                    2021-04-14
                  • 第八章表白咅玢很少出現在茶橦的世界里,比目倒成為她的知己,可以哭,可以鬧,可以笑,甚至可以對他拽一拽。咅玢是一座大冰山,碰上他,就算火山噴發,也無法融化他那塊千年寒冰。千年玄鐵都可以扔火里鍛把劍,他呀!茶橦都搖搖頭。“茶橦,我給你充了話費,你得找時間給我充…[瀏覽全文]

                  • 26827/0
                    2021-04-13
                  • 電梯門剛打開,王春麗就看見女兒在門口張望!女兒已經一米七了,瘦長的個子,長長的頭發,讓她多吃一點飯,她總是不聽,說長這么高,如果還很胖的話,就是個大的水桶,太難看了。瞧瞧那個小手腕,跟竹簽似的。住院的腕帶套在上面,空蕩蕩的,生怕不小心就弄丟了。哎,好在皮膚…[瀏覽全文]

                  • 26502/0
                    2021-04-13
                  • ?二?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幾天,也許兩天?或者三天?醒來時窗外已是滿天星斗,閃閃爍爍。???????燈幽幽地亮著,猶如鬼火。窗臺上放著大茶缸,一旁的茶缸蓋上有兩個窩窩頭,窩窩頭上落著幾只蒼蠅。我呻吟了一聲,有兩只蒼蠅飛起來,盤旋一圈又落在窩窩頭上,定住不動了。…[瀏覽全文]

                  • 26839/0
                    2021-04-13
                  • 卷二?《在特殊監獄里》第一部?畫地為牢??第七章?迫害仍在繼續?????????一?又束手就擒了。我枉費心機,徒勞一場,再次被押回特殊監獄里。造反派頭頭們滿以為得計,讓大眼賊唱紅臉,采取懷柔政策誘使我上鉤,按他們的意志套出整我父母的黑材料。沒料到險些大意失…[瀏覽全文]

                  • 26840/0
                    2021-04-13
                  • ??四?一切都在順利進行,我跑到家門口,最后一分鐘的猶豫涌上心頭,好像每一步都走錯了:“這樣做,是不是又一次走錯了,對還是不對?”現在一旦做了,我何必考慮那么多,想不想反正都一樣,也就不那么感到害怕了。鄰居的狗遠遠近近叫成一片,我家的院子里靜悄悄的,豬圈里…[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欧美 亚洲 图 色 视频